当前位置:江西中医药大学现代中药制剂教育部重点实验室 >> 新闻动态 >> 正文

【医药导报】芳香中药防治病毒类疾病的应用优势与特点

字号:[ ]时间:2020年03月02日点击数:联系电话:0791-87118658
医药导报 2020-03-02 10:24:42

杨 明 李慧婷 罗 晶 任桂林 柳小莉 李 艳 黄小英 李光武 李思婷 吴克刚

(江西中医药大学 成都中医药大学 安徽医科大学 广东工业大学 上海芳香世家)

摘要:2019年末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国武汉爆发并迅速蔓延,病毒传染性强、致病率高,给疾病防治和疫情控制带来了极大挑战。中医药以独特的理论体系、辩证施治在传染病防治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,针对此次疫情,探讨中医药及芳香疗法防治病毒类疾病的应用优势及特点,阐述芳香中药抗病毒的防治理念、防治方药及方法,提出可遵循顾护正气、芳香祛邪、芳香解郁的原则,对症用药,充分发挥芳香中药治未病及抗病毒的疗效。

2019年末,因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(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,SARS-CoV-2)而引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(coronavirus disease 2019,COVID-19)[1]疫情在中国武汉爆发,造成数万人感染,给人们的身心健康带来巨大威胁,给社会经济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。病毒是一类传播迅速、致病性强、易变异的病原体,可引发流行性病毒感冒、肺炎、肝炎等多种疾病,对人类身体健康有着极大威胁。由于缺乏适宜的特效药,在临床使用时效果不佳。常用的抗病毒化学药物存在耐药性、不良反应、高昂价格等问题。

中医药具有独特的理论体系、丰富的临床经验、个性化的临证方药、疗效确切。在中华民族历史上,经历过多次疫病流行,饱受磨难的民族生生不息,绵延不断,中医药学为此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中医香疗利用特殊的芳香中药,在芳香避秽、扶正驱邪、芳香化湿、行气化瘀、宁心静神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,具有“精准、独特、速效、天然”的特点,通过吸嗅、经皮、口腔等途径进入体内,以平衡阴阳、调理气血、形神共养独特方式,起到在治未病中的主导作用、治疗重大疾病的协同作用和养生康复的核心作用,对于防治病毒类疾病有着独特的优势。

1.芳香中药在我国传染病防治史上具有重要作用

1.1防治理念

中医理论将病毒引发的传染疾病称为瘟疫,属“疫病”[2]。芳香中药在中国传染病防治史上具有重要作用,以未病先防的理念,在疾病的早期阶段,及时用芳香药物进行干预,抵御病原微生物的侵袭,达到既病防变的目的。以“扶正祛邪”为防治原则,注重增强人体正气,即提升机体自身抵抗力,从而防止病邪侵害。

1.2 防治方法

雾化香薰:《本草纲目》中记载,疫气流传时可焚烧苍术、艾叶、丁香等芳香性烈药物辟秽防疫[1],利用烟熏使药物分子扩散于空气中,阻止病毒的大范围传播和人体感染。现代研究在艾叶燃烧产物中发现一系列挥发性成分[3],如芳香族化合物、烷烃类、烯烃类、酯类等,这些物质具有抗菌、抗氧化、调节免疫等多种药理活性,为古人熏艾防治疫病提供了大量的支撑依据。

2003年,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(SARS)在我国爆发,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采用苍术烟薰空气消毒法,结合化学、物理空气消毒法,实现了无一例院内感染的成果[1, 4],体现了良好的抗病毒效果。疫气最易经空气扩散、通过呼吸道飞沫、接触传播,在长期封闭环境中还存在气溶胶传播,利用芳香药物熏蒸或雾化使用,可有效阻断传播途径,防止疫症扩散。

与其他药物相比,中药挥发油在气相状态的抗病毒作用具有独特优势[5],如柑橘、桉树挥发油和芳香类化合物香茅醇和丁香酚暴露10min,桂皮、玫瑰天竺葵、柠檬草暴露30min均展现出抗流感病毒活性。提示芳香中药对于阻断病毒性疾病经空气传播,或经呼吸道发挥疗效具有极佳优势,在疫情防治过程中,可以合理使用芳香药物以雾化香薰、熏蒸等方式抵御病毒扩散和入侵。

此外,芳香中药还可采用佩戴、悬挂、塞鼻、涂抹、洗浴等方式,根据不同的环境,作为有效的外用防疫措施。

口服吸收:除熏蒸使用外,芳香药物合理配伍,制成汤剂等剂型,也是体内治疗病毒性疾病感染的重要手段。

双黄连、银翘散等经典方剂中含有金银花、连翘等具有清热解毒之效的中药材,用于治疗热毒侵袭引起的症状,具有确切的疗效,现代药理证明,这些组方对病毒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。

藿香正气方,含藿香、紫苏、白芷、厚朴等富含挥发油的芳香药物,现代研究证明其对诺如病毒引起的感染性腹泻具有良好的临床疗效[6],治疗流感病毒引发的流行性感冒疗效确切,较单纯使用磷酸奥司他韦效果更佳[7]。

连花清瘟胶囊,主要含连翘、金银花、鱼腥草、薄荷脑等芳香药物,用于甲型H1N1流感患者[8],可达到临床症状消失、体温正常、胸片正常的治愈效果,也可用于治疗急性上呼吸道病毒感染,与利巴韦林分散片相比,能显著缩短患者症状消除时间[9]。芳香中药作为天然药物,来源丰富,毒副作用小,适宜性佳,在变异性强、传染率高的病毒性疾病的防治中显示出独特优势。

在COVID-19的防治过程中,中医药深度介入了诊断治疗的全过程,对确诊病例辨证论治,采用莲花清瘟颗粒、藿香正气水等中成药,配合使用利巴韦林等抗病毒西药,取得良好疗效,夏文广等[10]收集了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出院的52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资料,进行回顾性分析发现,中西医结合治疗能降低整体死亡率,减少病程进展,促进重症及危重患者的恢复。

2.芳香中药防治病毒性疾病的优势与特点

2.1芳香祛邪

芳香中药防治疫症,首先为“芳香祛邪”,“邪”即病原体,以及机体在与疾病斗争过程中所产生的有害物质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,常见发烧高热、肺部病变,这些都是由于邪气入侵而导致的机体反应。《感症宝笺》记载:“是真瘟疫大病……故用芳香逐邪,解毒开化之法。”在疫症扩散期间,若机体感染病毒,则辨证论治,对症用药,利用清热解毒、芳香化湿类药物起到抗病毒作用。

连翘:种子挥发油对亚洲甲型流感病毒和Ⅰ型副流感病毒具有抗病毒作用[11];连翘水煎液能通过抑制合胞体形成而抑制呼吸道合胞病毒(RSV)活性[12];连翘苷、连翘醇提液、连翘水煎剂均能抑制甲型流感病毒核蛋白的表达[13]。

荆芥:作为常用的芳香解表药,主含挥发油成分,在此次疫情的治疗药方中也常使用。荆芥挥发油及其主要成分薄荷酮、胡薄荷酮均对流感病毒感染小鼠有保护作用[14],对甲型流感病毒A/PR/8 /34(H1N1)也体现出治疗作用[15]。

艾叶: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芳香药材,在古代,常用熏艾、艾灸等方式将其应用于各种疾病防治,现代研究表明艾叶挥发油对带状疱疹病毒具有抑制作用,能明显抑制带状疱疹的细胞病变[16],对呼吸道合胞病毒也有抑制作用,IC50为3. 33 mg L- 1,TI值为9. 4[17]。

桂枝:其挥发油及桂皮醛能显著抑制流感病毒 H1N1的增殖,作用机制可能与激活TLR7信号通路、活化IRAK-4、诱导IFN-β高表达有关[18]。

鱼腥草:在传统医药中具有悠久的应用历史,具清热解毒之效,为治疗肺痈要药,鱼腥草挥发油压微型乳口腔喷雾剂在体外具有抗流感病毒的作用[19]。

肉桂:其挥发油中主要化学成分为肉桂醛,可通过直接灭活、病毒复制增殖的抑制作用、病毒吸附阶段对抑制呼吸道合胞病毒[20]。

月桂:月桂挥发油主要成分为β-罗勒烯、1,8-桉叶素、α-蒎烯和β-蒎烯等,对SARS冠状病毒有较强的抑制作用,IC50为120ug/ml,选择性指数(SI)为4.16[21]。

2.2顾护正气

芳香中药防治疫症,抵御病毒的主要原则之一为匡扶正气以抵御外邪,即通过提高自身免疫力、清除体内自由基等作用,调动机体自身防御系统发挥抗病毒作用。中医在疾病防治过程中始终强调发挥治未病的主导作用,所谓上工治未病,强调“形气相依,以神御形”,通过调节自身精神状态,使机体维持良好的免疫力,自然具备抵御外邪的能力。古人早已意识到在治疗病毒性疾病,即“疫症、瘟疫”时必用芳香药物,使人体正气盛而具备抵御外邪入侵的能力,《神农本草经百种录》记载:“香者气之正,正气盛则除邪辟秽也”。《松峰说疫》称:“治法于未病之前,预饮芳香正气药则邪不能入”,即治未病需用芳香药物,提高正气则邪不能入。

艾叶:古人在熏蒸防疫时最常用的艾叶挥发油,不仅具有直接抗病毒作用,还可提高免疫力,艾叶挥发油可使小鼠胸腺指数和脾脏指数明显上升,显著抑制2 ,4-二硝基氯苯诱导的小鼠迟发型超敏反应,增强小鼠细胞免疫功能[22]。此外,还能提高肝指数,促进肝脏生长,增加肝脏的解毒功能,显著提高单核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,有效清除体内有害物质和体外致病物质[23]。

肉桂:挥发油主要含桂皮醛,在适当剂量内可保护和恢复荷瘤小鼠的免疫功能,升高白细胞,增强T淋巴细胞增殖能力,提升机体的免疫功能[24]。

八角茴香:除提高免疫力外,中药挥发油还具有良好的清除自由基的能力,能发挥抗氧化作用,如八角茴香挥发油对羟自由基、超氧阴离子自由基和DPPH3种自由基均有较强的清除能力,是一种良好的抗氧化剂[25]。

2.3芳香解郁

在顾护正气、芳香祛邪外,芳香中药防治疫症的另一原则为“芳香解郁”。中医历来有“形神共养”的调护理念,强调情志因素对人体健康的重要性,情绪状态与躯体健康之间互相影响,情志不舒可能导致人体气机失调,影响自身免疫力的调节,身体病变或外邪入侵也会引发焦虑不安等情绪,在大规模疫症爆发时,更应重视情志状态在疾病传变中的重要性。中医认为,脑为元神之府,与人的情绪密切相关,中药挥发油具备独特的芳香气味与经鼻入脑的作用途径,除了发挥体内外抗病毒的作用之外,还可经鼻腔直接对中枢神经系统产生作用,调节人体情志,缓解因焦虑、紧张等情绪引发的失眠、抑郁、神志不宁等症状,在治疗病毒性疾病时充分发挥协同治疗的潜能,达到“闻香祛病,解郁调神”的目的。

佛手:挥发油主要含D-柠檬烯等成分,对于慢性应激所导致的大鼠抑郁行为及生化指标有明显的改善作用[26]。

香附:香附挥发油包括多种单萜、倍半萜及其氧化物,能改善慢性束缚应激小鼠的焦虑行为,其作用机制可能与降低小鼠海马内的AChE水平,升高5-HT水平有关[27]。

沉香:沉香素有“药中黄金”之称,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显著药理活性,尤其对失眠有着良好疗效,其中所含的沉香螺旋醇具有氯丙嗪样的安定作用[28]。

丁香:采用雾化方式给药,丁香挥发油对抑郁症小鼠有良好的治疗效果,可改善体质量、行为学等指标[29]。

3. 芳香中药防治新冠病毒肺炎的辩证用药

芳香中药的应用要根据预防或治疗的需要,运用中医香疗理论和配伍理论,视疾病的病因、性质、部位、症状、体质等情况,灵活选用具有芳香避秽、扶正驱邪、芳香解表、芳香化湿、芳香醒脾、行气化瘀、宁心静神的芳药或精油进行组方配伍。

课题组经查阅大量文献研究以及前期实验研究结果、专家讨论形成共识,拟定两个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复方精油的预防处方,其设计主要思路为:针对其多兼秽浊之气的特点,宜芳香化浊。疠气,发于冬季,故选用肉桂油,月桂油,艾叶精油,熏香以生成温热微环境。新冠肺炎多有络脉受阻情况,影响肺司呼吸功能,故重用尤加利油调畅肺气宣发肃降,兼合上三味活血通经的功效,以助呼吸。新冠肺炎传染性强,初期不发热或低热,后期多有明显发热,有热毒表现,故用连翘油,茶树精油,尤加利油,以清解热毒。百里香是常用防疫之品,同时也有促进脾胃消化之功,新冠肺炎常兼有消化道症状,故所以配伍使用。配雪松油,薰衣草油以安神解郁,缓解疫情期间患者紧张心理状态。因疫病的防控要严守鼻窍,故通过熏香雾化、按摩等方法使用,达到防治新冠病毒肺炎的作用。

3.1辟瘟扶正熏香精油:扶正驱邪、祛痰止咳

配方:肉桂精油2 滴、月桂精油1 滴、连翘精油2 滴、百里香(百里酚型)精油5滴、茶树精油2滴、尤加利精油10滴、艾叶精油2滴、雪松精油1滴、薰衣草精油5滴。

使用方法:(1)滴入香熏器皿5-10滴(根据空间大小),对室内空气进行消毒净化;(2)用30%的精油,加上70%的医用酒精调和均匀喷洒;(3)吸嗅,用餐巾纸一折三,滴入2-5滴精油,平铺在口罩内起到隔离和防护作用。

3.2辟瘟扶正按摩精油:扶正驱邪、行气化瘀

配方:丁香精油2滴、茶树精油2滴、真薰衣草精油3滴、尤加利精油3滴、罗马甘菊精油1滴、艾叶精油1滴、基础油94%。使用方法:直接按摩于天突穴周围。

3.3 普济舒缓熏香精油:扶正驱邪、疏肝解郁

配方:丁香精油3滴、肉桂精油5 滴、月桂精油5滴、真薰衣草精油4滴、迷迭香精油5滴、橙花精油4滴、八角茴香精油2滴、雪松精油2滴。

使用方法:(同辟瘟扶正熏香精油)

3.4 普济舒缓按摩精油: 扶正驱邪、疏肝解郁

配方:丁香精油1滴、月桂精油3滴、真薰衣草精油2滴、迷迭香精油1滴、柠檬香茅精油2滴、橙花精油2滴、雪松精油1滴、基础油 94%。

使用方法:按摩天突穴周围,滴在掌心上两手揉搓,用鼻子吸嗅。

4.结语

中医药自古以来就在疫症防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潜伏期长、传染性强、缺乏特效治疗药物,因此,更应格外重视疫情防控,阻断病毒传播扩散,做到未病先防,遵循顾护正气、芳香祛邪和芳香解郁的防治原则,辨证施治,对症用药,关注疾病预防、治疗、康复的全过程,利用中医芳香疗法和中药精油的独特优势,协同其他治疗手段,发挥综合作用,为抵御病毒、抗击疫情提供切实有效的策略。

参考文献:

[1] 胡伟尚,吴巧凤. 中药熏蒸防疫历史沿革与现代应用探讨[J]. 中草药. 2020: 1-7.

[2] 袁媛,李阳,徐赓,等. 中药抗病毒性疫病作用机制研究进展[J]. 中国动物检疫. 2019, 36(06): 56-61.

[3] 郑婷婷,田瑞昌,刘国辉,等. 艾叶及其燃烧产物有效成分的研究进展[J]. 中华中医药杂志. 2019, 34(01): 241-244.

[4] 曾薇袁劲松. 中药苍术空气消毒研究进展[J]. 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. 2004(01): 44-46.

[5] Anti-influenza virus activity of essential oils and vapors[J].

[6] 汪曼云. 藿香正气散治疗诺如病毒感染性腹泻22例[J]. 内蒙古中医药. 2010, 29(06): 8.

[7] 韩晓平. 磷酸奥司他韦辅助藿香正气液治疗流行性感冒的疗效[J]. 中国现代药物应用. 2016, 10(18): 139-141.

[8] 庞学智,马启林,郑红霞,等. 莲花清瘟胶囊等综合治疗甲型H1N1流感疗效观察[J]. 中国现代医生. 2010, 48(10): 44-63.

[9] 彭颖淳. 莲花清瘟胶囊抗病毒作用的疗效观察[J].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. 2016, 3(28): 5612-5613.

[10] 夏文广,安长青,郑婵娟,等. 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34例临床研究[J]. 中医杂志. 2020: 1-7.

[11] 马振亚赵爱玲. 连翘种子挥发油抗流感病毒等病原微生物作用的实验研究[J]. 陕西新医药. 1980(11): 51-52.

[12] 田文静李洪源姚振江董艳梅邱海岩. 连翘抑制呼吸道合胞病毒作用的实验研究[J]. 哈尔滨医科大学学报. 2004(05): 421-423.

[13] 段林建,胡伶清,张清,等. 不同连翘制剂对甲型流感病毒NP基因转染后表达的影响[J]. 中医学报. 2015, 30(01): 71-73.

[14] 汤奇,杨发龙,曾南,等. 荆芥挥发油及其主要成分抗流感病毒作用研究[J]. 中药药理与临床. 2012, 28(02): 29-32.

[15] 何婷,汤奇,曾南,等. 荆芥挥发油及其主要成分抗流感病毒作用与机制研究[J]. 中国中药杂志. 2013, 38(11): 1772-1777.

[16] 吴生兵,曹健,汪天明,等. 艾叶挥发油抗真菌及抗带状疱疹病毒的实验研究[J]. 安徽中医药大学学报. 2015, 34(06): 70-71.

[17] 韩轶戴璨汤璐瑛. 艾叶挥发油抗病毒作用的初步研究[J]. 氨基酸和生物资源. 2005(02): 14-16.

[18] 刘蓉,何婷,曾南,等. 桂枝挥发油及桂皮醛抗流感病毒的机制研究[J]. 中草药. 2013, 44(11): 1460-1464.

[19] 李莉,王晓东,何光星. 鱼腥草挥发油压微型乳口腔喷雾剂体外抗病毒实验研究[J]. 四川中医. 2013, 31(06): 76-78.

[20] 代立娟,王琳,冯澜. 肉桂醛抗呼吸道合胞病毒的作用[J]. 中国老年学杂志. 2013, 33(06): 1309-1312.

[21] Phytochemical Analysis and in vitro Antiviral Activities of the Essential Oils of Seven Lebanon Species[J].

[22] 黄菁陈友香侯安继蒋涵段会平. 蕲艾挥发油对小鼠的免疫调节作用[J]. 中药药理与临床. 2005(02): 21-22.

[23] 隆雪明. 艾叶挥发油的免疫作用及其对部分细胞因子mRNA表达的影响[D]. 湖南农业大学, 2008.

[24] 黄敬群,罗晓星,王四旺,等. 桂皮醛抗肿瘤活性及对S180荷瘤小鼠免疫功能的影响[J]. 中国临床康复. 2006(11): 107-110.

[25] 赵二劳,徐未芳,刘乐. 八角茴香抗氧化活性研究进展[J]. 中国调味品. 2019, 44(05): 194-196.

[26] 高洪元,田青. 佛手挥发油的抗抑郁作用机制探讨[J].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. 2012, 18(07): 231-234.

[27] 李世英,谢云亮. 香附挥发油对慢性束缚应激小鼠焦虑行为的影响[J]. 中成药. 2018, 40(10): 2140-2143.

[28] 王培,张梅奎. 芳香疗法治疗失眠研究进展[J]. 山东中医杂志. 2016, 35(04): 366-368.

[29] 林慧玥,万新龙,杜永均,等. 丁香精油和茉莉精油对抑郁症小鼠的治疗效果及其作用机制[J]. 温州医科大学学报. 2018, 48(05): 330-337.

转载自 医药导报-今日头条   (https://www.toutiao.com/a6799430814779048459/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:江西中医药大学现代中药制剂教育部重点实验室

联系电话:0791-87118658 | 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湾里区兴湾大道818号 | 邮编:330004 | 赣ICP备13005956号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